莫欺酒

平生夙愿,与君永结无情游,同醉三千场
别拿创作冲动当创作才华,要让创作冲动激发创作才华

[锤基]There's no one loving you deeper than me

初次写同人,献给锤基。

       

        哥哥,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但如果你以为这样会使我参与到你那群愚蠢的朋友间高呼拥护爱戴你的口号,那你就太小瞧我了。
         Loki走出宫殿,他刚刚接受过母后读心术的教导。练习结束时他忽然发问:“母后,您读过父皇的心吗?”弗丽嘉的眼神透露出她的惊讶,但很快她笑眯眯地回答:“没有,my Loki。”而紧接着Loki抛出了一个更令她意想不到的问题:“父皇爱您吗?”注视着小Loki澄澈的翡翠绿色的眼眸,她笑得更加温柔了:“我相信你的父皇,他从不会对我说谎。”
        不,是王冠从不会说谎。母后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她看着父皇的眼神永远都充满爱意,但假如Asgard和她一起摆在父皇面前,父皇会选择哪个大概也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这样想着的Loki远远地看到了Thor正与他的四个朋友兴高采烈地交谈,Sif注意到了他,指了指他的方向,于是Thor转过身来,向他热烈地挥手:“Hey,brother!我们一起去探险吧!”朋友们听到他的提议显然有些紧张或无奈。Thor那愚蠢的性格总能让很多人围在他身边,而他并不在意这些,他不想和一群傻瓜打交道。“不了,我今天还有事情。”他准备离开,没想到Thor追了上来拉住他的手臂,“Come on, brother.会非常有趣的。”Loki用另一支手去拉开他的手,触碰到的瞬间他听到一个委屈的声音说:“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玩了,你为什么不愿意加入我们呢,brother?”Loki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但随即他很快意识到这句话不是从面前人嘴里说出来的,一向被夸作敏锐的孩子的他难得地顿了顿,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今天真的不行,Mother给我留了一些作业。”然后他走开了,没有理会Thor在他背后大喊:“那明天我再来找你!”
       第二天Thor果不其然地又来骚扰他,这回他同意了,于是Thor的手顺势搭上他的肩,他也顺理成章地搭上Thor的,然后他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喜悦并听到“这次一定要让Loki看看我的英姿。而且Loki居然主动和我勾肩搭背,我们的感情又上升了一步哈哈”这样的愚蠢话语。我应该尽快学会不用身体接触就能够读心的方法,这看起来简直太傻了,Loki一边假装开心一边忿忿地想。那天他把宫殿池塘里养的鱼全部变成了水蛇,Thor玩得不亦乐乎,而其他人可吓得不轻。
        还有一次,Thor在走廊里边挥舞着木剑边等待着Loki,看见他过来,他兴奋地说:“看,brother。这是我学的新剑法!”然后他迫不及待地展示了一通——中间差点打到自己的鼻子,Loki笑出了声。Thor很懊恼,“你最近在和母后学习法术吗?”,他问。“是啊,而且很奏效,母后夸奖了我”,他得意地回答,以为会在Thor脸上看到更加懊恼的表情,然而Thor却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是吗,那可真棒!”忽然Thor好像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对了,Loki,你不能再欺负我的朋友了,Fandral说你把他们的午餐换成了鸟粪。”Loki立即作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可那只是为了母后的作业,我只是练习把一坨鸟粪变得看起来好吃一些,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吃啊。”“哦,是这样啊”,Thor挠了挠头,“看来我错怪你了”,然后他搭上Loki的肩,又高兴地讲起了他在剑术课上的经历。Loki悄悄碰了碰他的身体,听到了“Fandral居然在骗我,brother怎么可能会那么做呢”。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这种法术用在他哥哥身上简直是浪费,因为他实在太好懂了。为了让他的思想“复杂”些,Loki变成了一条蛇,并在Thor欢欢喜喜地想要抚摸他时变回自己并捅了他一刀。看着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的Thor,Loki戏谑地说:“这可是为了你好,brother.”

      

       

        “Thor!你该给Loki那小子一个教训!让他停止那些邪恶的恶作剧!”Volstagg带着他的大肚子气呼呼地走到Thor面前,他的大胡子前端看起来蜷曲焦黑。“哦Volstagg,也许你变得聪明些就不会受到他的恶作剧了”,Thor正认真摆弄着手里的东西,漫不经心地回答,这些年来Loki已经带给过他和他的勇士们太多“惊喜”了。“你这是怎么了?难道就放任他用那些小把戏戏弄别人?”“Volstagg,你知道最近是什么日子,父皇不希望我们吵架的。而且”,Thor转过来,冲他眨了眨眼睛,“如果没有恶作剧,Loki就不是Loki了。”Volstagg又带着他的大肚子气呼呼地走了。
        他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变回了Loki的模样,他原本想要在Thor说“走,我们去找他算账”时给他急急忙忙凯旋归来的哥哥送上一份特殊的“见面礼”,然而他浑身散发的愚蠢气息打消了他的念头。真应该让Mother给他单开一个泥塑课,他手里那条泥巴小蛇简直像个被人踩扁的蚯蚓,Loki嘲讽地想,是送给Sif的?Loki承认,他那个只会打打杀杀的哥哥这几年是变得英俊了些,他金色的短发加上阳光的笑容甚至让他登上了Asgard最迷人男性排行榜。而且那个女人最近盯着Thor背影的次数也愈发多了。如果可以,真希望他们一直留在外星打架,不要一回来就在他眼前上演这种狗血戏码。忠心的女战士爱上了与她一起出生入死的皇子,这故事听起来真够俗套的。
        然而在Loki成人礼这天,他又见到了那条小蛇。它像是又被“精心”折磨过了一番,身上缠起了黑色绿色金色相间的彩带,头上甚至戴着一个有角的金色头冠。众神之父坐在王座上威严而慈祥地注视着他,母亲站在旁边一如既往地温柔,Asgard的子民正举起酒杯共祝他们的小王子,甚至Thor的那群朋友脸上都似乎有些笑意——至少没什么别的表情。而此刻,他的哥哥正把这份手工礼物递给他并冲他傻兮兮地笑。Loki心中忽然闪过一丝慌张,不过只是一瞬而已,他不动声色地清了清嗓子,露出他一贯的笑容,“谢谢,Brother。一条被带子勒扁的蛇,看上去很符合你的水平。”

       

       

        “Brother,不论我对你做错了什么,不论我做了什么而使你走上这条歧路,我真的很抱歉。但这些人是无辜的,取走他们的性命不会对你有任何好处。所以杀了我,并结束这一切吧。”Loki生平第一次听到他用这种恳求的语气对他说话,他的眼神里满是哀伤。
        “看看这些!看看你周围!你觉得这些会在你的统治下终结吗?”“太晚了,要阻止它们已经太晚了……”Thor脸上浮现出一个欣慰的表情,他柔声说:“不,我们可以的,我们能一起阻止它。”
        Loki忽然后悔起年少时因为好奇而在他哥哥身上施展的那些法术实践,如果没有听过他真实的心声,他就可以毫不怀疑地认为这些只不过是Thor为了保护他身后的女人或蝼蚁们的虚伪说辞,他不会因此而有一点点的动摇,更不会在把小刀刺向哥哥之前留下一滴无谓的眼泪。
        Brother,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他好像要把这些字词嚼碎了一般忿忿地说。所以,你就要随时准备好承受我的怒火。

        

       

         Loki变出了母后的幻象,这让那个老糊涂惊喜不已,并乖乖和他去了中庭。哦,爱情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字眼。他享受地坐在王位上,刚刚目送哥哥的背影离开。但我对你的爱是不一样的,Brother。我爱你胜过世上任何一个事物,他舒舒服服且得意地想,除了我的王冠。
        接下来的几天夜里他在构思他的得意之作《The tragedy of Loki of Asgard》,他发现自己的文学水平超乎想象,也许这么好的剧本也该让另一个当事人来品评一下——前提是他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用指腹摩挲着下唇,思索着要不要让Thor在Loki闭上眼之后抱着他轻声说一句“I love you,brother”(然后身后的Jane就会惊讶地睁大眼睛)“Oh, so disgusting.”他喃喃着,忽然为自己这样一个天才的戏剧家想出这种诡异剧情而深感耻辱,重重划掉了这一段。

       

       

        Thor有种不真实感,因为他那诡计频出、作恶多端的弟弟最近经常露出一种纯良无害甚至可能堪称温柔的笑容,这种真正从心底发出的笑容Thor发誓他只在小时候Loki看着他出各种狼狈相时看到过。而此时,这个即将成为他的王后的人正带着这种表情被一众仙宫侍女的簇拥着从台阶下向他走来。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修饰着一些Loki喜爱的黑色与绿色的装饰物,广场上的Asgardian们正满怀歆羡与祝福的目光见证着这伟大的结合,宫廷乐师们的合声宛如天籁。Loki清澈而纯粹的眼神注视着他,他墨色的长发如同战旗上飘扬的绸缎,哦,Asgard的裁缝们要领到一笔丰厚的奖赏了,他的Loki在华服下看起来真是美得摄人心魄。Thor笑着迎上去,与他额头相抵,准备幸福地说出誓言。
        料想之外的疼痛从腹部传来,Thor听见了人们的惊呼,合声戛然而止,他直直地倒在地面上,却发现Loki的表情温柔依旧。他开始怀疑那表情根本不是温柔,而是这几天他欣喜过度的心理作用,又或者他的弟弟那些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本来也夹杂着孩童般的纯真与温柔。而现在,即使是现在这样的场景下,他居然认为那样的表情没有任何违和感。   
        他银光闪闪的小刀滴着血,他像朗诵史诗那样开口说:“Brother,我对你的爱,与她们都不同。”他张开双臂面向观众,在台阶上踱步:“无论是那个曾经拿着剑威胁我的粗鲁女人,还是你在中庭遇到的那个神经质女人,她们对你温柔体贴,而且可以为你付出一切——但她们那渺小的爱,都不及我的万分之一。”
        而后他转过来俯视着他的爱人,温柔的神情又加深了几分,“There’s no one in the world loving you deeper than me. Brother,我可是一直很自豪呢。”他轻轻地说。
       Thor想说些什么,可是他晕了过去。

       

        

        

      

         Thor猛然睁开眼睛。
         驾驶座上的小兔子转过来看了他一眼,“哦吼,高贵狂躁醒了?”
        舷窗外的星空无比静谧。
        Thor应了一声,用手背遮住了眼睛。
        I thought the world of you, Loki.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
        Did you know it?

       

      
       

         Asgard的星空静谧而璀璨,星空下的老人想起了古老的誓言。
        I think the world of you, Frigga. I will never lie to you.